笔趣阁 > 其他类型 > 三国吕布之女 > 第962章 司马懿释放烟幕

第962章 司马懿释放烟幕(1 / 2)

有时候一样武器而造成的暂时平衡,在战场是微妙的,也是存在的。对人心是震慑的,也是忌惮的。它更像是一种对人心里的洗脑。如果吃了大亏,明知已不能占上锋,何必还敢去想攻下来它呢?!

别说攻打,便是敌对,也不得不思忖一二。所以沮授去当说客,是明知不能成的,因为他以程昱的立场来想,程昱绝不可能被他说动,但他却不得不去。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是抱着一腔忠心的人的宿命。

更何况,吕氏兵马所过之处,如狂风扫过的凶猛,比之西凉兵,有过之而无不及,那种震憾,人在其中,方能体会到这种震慑。

吕布已在袁兵营外与高览,淳于琼对峙。

吕布攻势很猛,二人节节败退,却只防守,不再攻打。吕布叫战几回,二人只不出。弄的吕布没有办法,又见司马懿叫他回,只能暂时先按捺回城。

吕布是雄赳赳气昂昂的回城的,司马懿带着诸谋士亲自来迎接,吕布的自大膨胀到极致,虚荣心也得到大大的满足。而在满足的时候,他是从不吝啬夸人的。一见司马懿,比见了亲娘还热情,哈哈大笑,拉住司马懿的手,道:“仲达之谋,智计无双,仲达之才,方有此胜。布有仲达,才有此,早先,岂敢奢望有今日?!”

司马懿哪里在乎他的糖衣炮弹,只谦虚道:“此战,是主公与诸将之功,懿岂敢当此赞。这是揽去诸将之功?!万万不敢受!主公谬赞!”

可是吕布身后的战将也很高兴啊,爽朗笑道:“此战有此胜,军师之功也,切勿推辞!若无军师,我等岂敢有今!”

“不错,不错……”吕布哈哈大笑,眉飞色舞,也真心实意的感慨道:“布以往有猛勇,却常不能胜。可见战之胜,不在临阵杀敌将。杀一人一将不足以败袁军,而有军师,不必将出首而大破敌军,此,王者之才也。布有幸有军师为佐,是布大幸,更是诸将大幸!”

说罢大笑,吕布喜不自胜,道:“军师切勿推辞功劳,受布一拜。从今日起,布真心诚服军师之计也!”

诸将一见吕布如此表态,也纷纷拜道:“请受末将等一拜,军师之才,吾等无有不服!”

此情此景,当真是将相为和,其乐融融。

自此,司马懿才真正的令虎威军心服口服!以前虽井井有条,然而终究不能以才压人。但是现在有了大胜,一切都有了心服!

马腾见此,心情也极复杂,更是知道,从此之后,司马懿不可同日而语!

他是经过大胜,并经过吕布亲自拜谢的人,更是诸将皆心服的军师。无人再可撼动其地位!

因此,他也拜道:“奉先有仲达之才,何患大事也!”

谁不会锦上添花呢?!哪怕此时此刻不说这讨好的话也没什么,然而人嘛,总是会见势不得不低头的。他也如是!

吕布志得意满,竟是心中无有不悦。

众谋士更是会锦上添花,纷纷围着吕布笑道:“可见女公子慧眼识才,颇有独到之处。这也是主公生的好儿郎!”

吕布自夸不已,这马屁当然拍到了心口上,得意笑道:“……不是布自夸!布那孩儿,比之在座之儿郎更要出色!可有不服?!”

“吾等无不服也,幸甚主公!”诸将哈哈大笑,道:“有此少主,亦是我等之荣幸也!”

说罢竟是簇拥着吕布进城,把他哄的心花怒放。一路来的憋屈,竟是一丝一毫的也不存于心了!

司马懿暗笑一声,他哪里是夸自己,其实是夸他自己慧眼识英,懂得用人而已。听听这吹捧?!要是他能当真,就真的傻了!

只不过吕布万事不入心,也是有好处的。毕竟这一路的憋闷和不满,经过这一战,这心里当真把所有的不满全撒出去了,只余下心中空空荡荡,还有虚荣!

这样的主公,说好服侍,其实也好服侍!

说不好服侍,其实也是有的。他就是个不稳定的因素,还要时时安抚他。需要费点心力。

其实习惯了,倒也不算难!

有趣的是马腾,以前会打量他,状似不经意,其实眼神中有小心翼翼,有试探,也会有忌惮,还有一些说不清的东西。可是现在这些全没了。被他完全的收敛。

所以,所谓人,也没什么硬气和所谓高贵。

人呐,只要有保持强大,令人畏惧的实力和令人臣服的力量,所谓诸侯也会老实又乖。

以前他虽与吕布结盟,然而其中必然有着衡量的,只要吕布失势,他不仅不会帮衬,甚至立即就能调转头,咬上吕布一口。这就是现实中的诸侯。

只有强大,方有臣服,让这些诸侯做一条忠犬,收敛所有心思,不敢再咬人!

现在的马腾的确是在这展现实力以后,决心要与吕布一条道走到黑了,如果先前还有犹豫的话,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!

所以在庆功宴上,连马腾也不得拍了几句马屁,虽不怎么着痕迹,却也哄的吕布哈哈大笑!

张杨在宴上,更是把吕布哄的天上有,地下无的,无所不用其极的奉承!

而许攸在这种宴上,早已经连一脚都掺合不上了!

诸将陪着吕布推杯换盏,但事情还是有人做的,他们会轮流分工去陪吕布,只是做事的还是来向司马懿禀报事情,不影响军务和效率。

有一将领低声道:“曹军以帮我军打扫战场之名,打听我军可有少营将之事,又去收集战场残骸,恐怕居心不良……”

司马懿道:“程昱拘了沮授?!”

“正是,说是被留在曹营作客了。”将领道。

“沮授是个能看透也能看破的能人,若无他提醒,只怕程昱一时被大战吸引,一时也想不到。要想到,也是二三日之后,他竟然公然的去寻踪迹,必然会有所发觉,这倒不妙……”司马懿寻思了一下,远远的扫了一眼落寞的许攸。

“此小人却可利用一二……”司马懿道:“既然烟幕乱,不如更添一把火,将之更乱,打乱程昱的布置要紧……”

诸将听了完全不解,挠头道:“还请军师明言,我等也好依命行事……”

司马懿却没有说透,道:“……此事倒也不必汝等做什么,只是,须知一件事!如果主公与懿翻脸,汝等须跟随主公而去,切记!保他周全。若遇乱,可单携之逃亡,绝不可深陷泥坑。”

诸将听的云里雾里,一头雾水道:“……军师之功正盛荣之时,主公怎会与军师翻脸?!”

他们完全想不到能有什么翻脸的事情。

吕娴的事,虽不知真假,然而想瞒,肯定是瞒不住的。与其等着事发。还不如将计就计。吸引一下曹营的火力。也好掩护他正在做的大事!

最新小说: 上官小姐请留步 全球降临异界:神级分解师 穿书后成为魔头的小祖宗 妖夫求你别作了 人猫传说 嫡女翻身记 我在凡间收故事 超级重炮 百里寻梅 总裁也碰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