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女生小说 > 东洲仙侣记 > 第三百八十一章 巫族

第三百八十一章 巫族(1 / 1)

“本命真力!”那人双目圆睁,惊呼出声。

陈平想起五千年前,徐真霞与巫族一名大巫联手,以十万巫族血祭“雷火珠”之事,心中莫名一紧。

“阁下竟能修成世所罕见的本命真力,难怪有此威能,佩服!”

那人并未联想到什么,起身后只是活动手脚,果然没有别的举动。

燕小七将掉在地上的厚布帽子捡起,掸尽焦灰,递到那人面前,满脸堆笑道:“前辈,原帽奉还。”

那人斜瞥着燕小七,对他前后言行不一的行径极是不齿,颇是勉强的将布帽接过,仔细掸了几遍后,方才戴回头上。

燕小七丝毫不以为意,又将外衫除下递去。

那人却没有接过,似是嫌厌一般,迟疑将衣物收入储物法镯之中,仍是只着内衫。

陈平见两人不再冲突,总算放下心来,这些巫觋轻易招惹不得,能够解除误会,自是最好不过。

陈平将先前取下的另一只储物法镯举至那人面前,待其接过之后,道:“燕道友说你们是在清凉山相遇,却不知怎会到得此间,花道友现下又身在何处?”

“男扮女装的和他一样中了蛊虫,虽是神智不清,但却制他不住,被他挣脱跑了。不过他神志不清,应当还在清凉山一带。不过清凉山绿芙仙的洞府,被一个甶族大觋占了,我劝你们不要冒险前去。”

那人储物法镯戴回腕间,神情又再缓和许多。

“甶族大觋!你是糸族之人,和甶族正是世仇……”

燕小七愁眉苦脸的叹气道:“花姑婆本就中了鬼降之术,近些年症状越见厉害,容貌都有改变。我这才和他一起出城,去清凉山寻那灵媒绿芙仙救治,没想到绿芙仙求见不得,花姑婆竟又再中了蛊虫,这可如何是好……”

“你且先传讯回去,说明自身处境,看鸣光楼是何态度。”

陈平心知鸣光楼绝不愿为了并非亲传弟子出身的花义雄,去和一名大觋作对。暗自沉吟之时,又对燕小七传音入密:“温楼主要的东西,你顺便问明是否仍要。提及我时,只说是越央阁外五盟中的丰水盟武长老。”

燕小七抚拭胡须,摇头叹道:“只怕温楼主不肯派人去救花姑婆。”

似有深意的看了陈平一眼后,将传讯灵符取出,到一旁发传符讯。

西蛮之地人族繁多,但凡行使巫术的部族,都被统称为巫族,甶族、糸族都在这数十个大小部族之中。

这些巫族或为友邻,互相通亲;或为世仇,彼此对立,比如甶族和糸族,正是互相仇视。

陈平趁机打量仡徕,见他身形矮小,比燕小七还要矮上半头,皮肤黝黑,宽颧突目,形貌实是不雅,果然与典籍中对巫族之人的描绘相似。

这人察觉陈平目光,翻着怪眼回视,一副桀骜模样。果然是脾性暴躁,极易动怒。

陈平轻轻一笑,客气道:“在下姓陈,未请教阁下高姓大名。”

这人见识过陈平神通,倒也不敢在他面前放肆,加之陈平一直谦恭有礼,对他印象竟是颇好,便自回道:“我叫仡徕。”

仡徕转目看着附近数十丈方圆内的树木被焚烧一空的景象,面露骇然之际,有些不甚自然的束了束腰带。

没过多久,燕小七已然收到回讯,激发之后,三人同时听到。

“约定之物,绝不可少。你速速返城,再论别事。”

陈平听得真切,正是温承元的声音。

“你要我回便回?去你娘的!”燕小七满脸怒色,冲着讯符大声喝骂,只是那讯符灵光不显,分明是没被催发。

燕小七行事放浪不羁,惯常口出俗语。陈平当年便时常耳闻,对此毫不见怪。

陈平看着对讯符怒骂温承元的燕小七,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。

“陈道友,我要再往清凉山去,你有何打算?”燕小七收起符讯,望向陈平的眼神满是期待,自是希望和他一道。

他明知清凉山被甶族大觋占据,便如此还要冒险前去,可见其对花义雄果然义气深重。

陈平此行的其中一个目的是追踪仡徕,夺回其用来行蛊下咒的法宝。以雷霆手段将其制住之后,为了问出花义雄的下落,只得又和他谈和,所幸他和燕小七矛盾不深。

只是不能得到行蛊法宝,便不能从越央阁换得解蛊秘术,虽是损失极大,但能换回花义雄的下落,也只得如此。

现下却从仡徕口中得知,清凉山还有一名甶族大觋存在,正是中其下怀。

一来寒汐在西风城中的布署还未完成,自己尚不能回城,二来正好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前去清凉山,会会那名甶族大觋。

若是能由燕小七将那名大觋诱出,自己隐在一旁突施猛手,以“雷索”之术的迅疾难防,想来瞬间将其制住的把握极大,届时将其用来行蛊施咒的法宝夺下,正是一举两得。

陈平这般想时,却见仡徕一双眼来回瞄着,尽在自己和燕小七脸上打转,便道:

“我们两人要去清凉山寻找花姑婆,不知阁下有何打算?”

仡徕想了一阵,方道:“你们若去清凉山,必会和那名甶族大觋碰着,他占了清凉山洞府,是要胁迫绿芙仙招引一个亡魂。

“引魂仪式需要大量生魂祭祀,你们的朋友中了蛊术后神志不清,肯定走不出清凉山一带,极可能是被抓去当成祭品。细算时日,仪式今夜丑时将要完成,清凉山离此有三千余里之远,等两位到时,恐怕那人已然尸骨无存。”

燕小七听得呆了,好半晌后,低头叹道:“阁下这般说,也是让我死心。罢了,便是收尸,我也要往清凉山走上一遭。可怜花大哥生平最是仗义,当年若不是路见不平,又怎会惹上那个大巫,被施下鬼降之术,弄得男不男女不女。受尽凉薄白眼不说,还落得个如此下场。”

陈平计算路途,忽道:“现下午时未过,若是仪式在今夜丑时完成,在下有把握可以仪式结束之前赶至清凉山中。”

最新小说: 上官小姐请留步 全球降临异界:神级分解师 穿书后成为魔头的小祖宗 妖夫求你别作了 人猫传说 嫡女翻身记 我在凡间收故事 超级重炮 百里寻梅 总裁也碰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