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受罚(2 / 2)

张嬷嬷眼皮一跳,瞧着赵婉那副急红了眼的模样,就知道不好。

她掖着手上前,弓着腰蹲身做礼,请了赵盈安。

赵盈摆手:“张嬷嬷,你也是宫里的老人,父皇看重你,叫你管教赵婉,这就是你教出的规矩礼数吗?”

张嬷嬷双膝一并跪下去,鼻尖上侵出冷汗来:“大公主,奴婢不……”

“我最不喜欢听人辩解。”赵盈扬声就打断她的话,“差事没办好,就是没办好。公主的规矩让你教的一塌糊涂,那就是你的错处。我要罚你,你服不服?”

她当然不服。

赵婉从七岁上在她手上学规矩,可刘淑仪那时候正得宠,没少插手干预,真是连祖宗的规矩都忘了的。

张氏的性子没那么厉害,倒是去凤仁宫跟冯皇后告过两回状,冯皇后不痛不痒的申斥刘淑仪两句,过后刘淑仪照样来插手。

现在说赵婉放肆,没规矩,就要赖在她头上,叫她怎么服气?

宋乐仪看在眼里,眉心一动,显然也看出了张嬷嬷的不服来。

她不高兴,侧目去看赵盈,果然赵盈面色微沉,不似先前那样淡然的。

“那我今天也教嬷嬷你一个道理——我罚你,你就心服口服的给我受着,我赏你,你就感恩戴德的来拜谢。”

赵盈缓缓站起身,居高临下的睨张氏:“张嬷嬷,你服不服?”

她是凌厉的,连语气都森然。

张氏在宫里伺候了半辈子,竟叫个十四岁的公主给吓住了。

她后来反应过来的时候,赵盈已经交办吩咐下去,再不叫她插手礼数管教的事,罚了她一年的俸禄,让内府司重新给她分派差事。

张氏到了也不服气,还想申辩,书夏就已经押着她往凉亭外走了的。

赵婉上下牙齿打颤:“张嬷嬷是内廷的礼教嬷嬷,她就算有错,大皇姐也该去回了皇后娘娘,你凭什么发落了她?”

发落了她的礼教嬷嬷,那不是满宫里告诉,她赵婉是个没规矩没礼数的轻狂之徒吗?

“我罚了她,你有意见,大可以到皇后,到父皇面前,告我一状去。”

赵盈眼风斜扫过,孙嬷嬷真就是前后脚过来的。

人一进了凉亭中,赵盈先肃了肃面容,掖着手,朝着孙嬷嬷方向做了半礼。

孙氏生受了:“方才见公主身边的书夏姑娘领了张氏去,公主叫奴婢来,是为了二公主的管教事吗?”

赵盈面上才重又了笑意:“赵婉如今规矩一塌糊涂,见了我不规规矩矩行礼,倒指着我的鼻子来诘问。

便是方才见了张氏,她的礼教嬷嬷,她连半礼也没做的。

我瞧着,真是不成样子了,恐怕也只有嬷嬷能调教好了。”

赵婉脸色一白。

孙氏是出了名的严苛。

当初给赵盈选礼教嬷嬷,原不是选定孙氏的,父皇就是怕孙氏太严苛,又铁面无私,赵盈在她手上要吃苦头。

但太后亲点了孙氏来调教,父皇也不好再说什么。

那会儿母妃还庆幸过,还好不是孙氏来管教她,不然凭嘉仁宫如何受宠,孙氏也是不会卖半点儿面子给她们的。

“我有不好,自还有父皇和皇后娘娘,还有我母妃会管,大皇姐,我不过是来求你去给澈儿求个情,你就要这么针对我吗?”

赵婉急起来时,声儿都拔高了,一时尖锐又刺耳:“你罚了我的礼教嬷嬷,叫孙嬷嬷来管教我,这是满宫里告诉,说我没规矩,说我轻狂——

你害的澈儿失了父皇欢心,受罚病倒不算,还要来坑我!

大皇姐,都是至亲骨肉,你怎么这样对我们?”

最新小说: 紫气东来千万里 锦绣云曦之这个王妃有点拽 超神学院之尸祖 诡异第一定律 十二笙箫 我有一座仙灵洞天 在漫威世界点满防御力 漫威的死灵法师 酿长安 我的白富美女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