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受罚(1 / 2)

推荐阅读:

第十章受罚

赵婉是有一瞬愣怔的。

她当然知道赵盈头上的伤,直到今天,才勉强好了些。

这些天,多少补药送进上阳宫,御医院正一天跑三趟,去给赵盈请平安脉。

她抿唇,下意识往后退了三两步,死死地抿着唇,唇角一时也拉平了:“我没忘。”

声音是渐次软下去的,显然底气不足。

赵盈就笑了:“那还不走?”

赵婉不服气,也不甘心:“大皇姐,你真的一点也不心疼澈儿了吗?他可是你亲——”

“你给我打住。”

赵盈深吸口气,胸膛处起伏了一番,转头叫挥春:“去,传二公主的礼教嬷嬷来,再请孙嬷嬷来一趟。”

赵婉脖子一缩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宋乐仪皱着眉坐回赵盈身旁,握了她的小手,不动声色捏了捏。

赵盈安抚似的拿指尖儿搔了她手心儿,就再一言不发了。

赵婉僵着立在那儿,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。

这摆明了是要晾着她!

她呼吸渐次急促起来:“大皇姐,你别太过分了!”

赵盈反手捏着眉心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,直说。”

“你去替澈儿求个情又能怎么样呢?”

赵婉倒真是直接,得了赵盈这么一句,径直就开口,还有些着急,像极了怕赵盈临时又悔口:“澈儿现在病倒了,父皇都不肯到嘉仁宫去看看他,我想着,只有大皇姐去替澈儿求情,父皇才会把此事放下,不再追究他了。

母妃和我尚且心疼至此,大皇姐怎么就非要逼死他呀?”

说来说去,还是为了求情二字,且又要彰显出她们母女的仁善心慈,以及她赵盈的不近人情,刁蛮骄横。

赵盈想着前世她倒是真替赵澈求情了来着,谁也没来求她,她上赶着就去昭宁帝跟前求了。

她对抄着手,没搭理赵婉。

赵婉更急了,原本鬓边挂着的汗珠被微风吹散了,此时又凝出三两滴来:“他可是你亲弟弟!”

“你说的累不累?”宋乐仪咬着牙反问她,“他做弟弟的要杀长姐,我也不见你们去责骂他——

二公主,事儿不该这么办,话也不该这么说吧?刘淑仪为什么受罚,你心里是真一点儿数没有是吧?”

赵婉一张小脸儿涨的通红。

赵盈爱答不理的晾着她,给她难堪,她忍了。

宋乐仪又算个什么东西?

要不为着去了的宋贵嫔,他们家算个什么东西?

赵婉小手一抬,指尖儿正对着宋乐仪方向:“你放肆!你敢这么跟我说话!”

外头挥春正带着赵婉的礼教嬷嬷张氏来。

这些礼教嬷嬷,都是在宫里头伺候了半辈子的人,手上不知调教过多少的后妃公主。

大内禁庭里,其实真要说,就该数着她们豪横。

从来就只有她们调教人的份儿,被调教的公主后妃们,却不能反过来管她们。

最新小说: 救世主聊天群 王妃是邪道祖宗 旧日之箓 龙王的傲娇日常 修炼者实在太友好了 极品小夫君 在港综成为传说 我的神通有技术 皇上您该去搬砖了 我在斗破当大佬